Close

Ma Yansong and Audi City

2013年1月31日,Audi City Beijing于东长安街一号东方广场揭开帷幕。将有限空间化作无尽可能。杰出华人建筑师,马岩松先生更亲临现场带给特别为Audi City Beijing所设计的艺术作品。虚实交融地呈现奥迪对未来空间的探索。

Audi City:您怎样看待城市空间的发展趋势?

MA: 如果从古典城市到现代城市的发展角度来说,我认为古典的城市以及其一系列的空间格局都是关于神和信仰的。而现代的城市是关于资本的,是以商业为主的,是体现经济与资本力量的载体。而未来的城市,我认为应该是关于人的。这其实也和各个历史时期的工业发展有关系。所有之前的那些工业革命都是关于技术、资本、生产力的属性和发展。以至于目前的城市中,情感是被忽略的,它是一种单纯的物质体现,缺乏归属感。所以未来的城市,当所有这些技术的革新与技术文明的阶段渐渐趋于完成后,它将是更加趋向于回归人的情感,是另一种文明的时代。届时我们才可以讨论“人类为什么要城市”的终极问题。所以未来的城市意味着人们对这个根本问题看法的改变。

目前为止,虽然大家都开始渐渐有意识上的萌芽,但仍旧是非常初期的,仍旧是现代主义思路的延续,还是“更高,更快,更大”这样的角度。即使是技术与建筑的转变,绿色也好,节能也好,还没有跳脱这样的思路范围。所以如果单纯从技术角度去看,仍旧是原先的思路。但是城市发展是一种文明发展至另一种文明的变革,更是一种伦理与哲学范畴的概念,并非是单纯技术的问题。

Audi City:您认为科技是怎样影响城市空间发展的?

MA: 目前技术仍旧是服务于资本与权利的。

很多高楼大厦的初衷是权利与资本的纪念碑,是用来彰显功绩的。

很多技术都是体现在更好的玻璃,更好的空调,这类表面的问题上,在解决问题的同时,实则也是在制造问题,也就是说原先的思路并没有打破。

比如我们看中国的“园林”,每一个园林几乎都是非常绿色并且可持续的,它的采光,通风,建筑材料都是自然的。然而它能够沿袭那么多年,并不仅仅因为它的制造工艺是绿色的,更因为它代表着一种文化的结晶,凝聚着一个时代的文化底蕴。建筑与城市是应该为这样的精神服务的,但是现在的城市与建筑却恰恰是为了赞美资本和权利。所以我认为未来的技术应该有这样的追求,以这样的核心价值为基本,不过目前还没有很好地体现。

当代的很多艺术品,对于技术媒介的运用其实都是停留在技术层面,而最终的目的还是在于“人的感受”这种永恒的问题。虚拟技术是可以改变人的感受,增加新的可能。但单纯的器材技术和以“人的感受”为出发而运用技术的作品之间还是存在着本质的差别,那就是单纯器材技术和艺术作品之间的差距。

Audi city的技术就不是在单纯的从更大更高更快这样的传统方向发展,它确实是以考虑到人的体验和感受为基本出发点。所以从这点来说,Audi city的技术是革新性的,它包含着人文价值。

Audi City:您怎样看待实体空间与虚拟空间的关系?

MA: 现实生活中,人其实是共存在这两者之间,并且在不停地换位。

虚拟空间其实更大,因为它可以多重多尺度的共存,可以是心里的也可以是想像的世界。同时,实际的空间是会因为这些虚拟的意念而改变。拿建筑来说,它本来就是基于想像的,虚拟会反过来影响实际。

拿Audi City的例子来说,就是把一种想法在现实的场所里面真实地表现出来。

Audi City:同样都是构建虚拟空间,同样利用多媒体与互动技术来增强观众体验,您怎么看待山水城市和Audi City的异同?

MA: 山水城市是我对于未来城市的一种畅想,饱含着东方情节。在中国古代,人与自然是非常和谐地交融在一起的,没有一个建筑是可以和周围的自然割裂开来的。比如说我们大家都很爱的老北京,为什么我们爱老北京,无论景山还是北海,所有人造的机能都是和周围的环境以及人紧密的结合起来的,生活是充满着诗意的。但是现在城市里面的建筑和环境更是服务于资本与权利的。我觉得山水城市是一种哲学概念,我希望在未来可以实现。之前的城市没有现在那么高密度,但是我也相信在现在这样的高密度里面,还是可以实现这样的构想的。山水城市就是一个传统与未来相融的想像。超越技术本身,而是一种城市文明的表现。

Audi City的概念本身也是对于未来城市概念的关注。交通工具本来就是城市概念m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历史上,所有交通工具的革新和改变都带来了城市面貌的变化。我了解奥迪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视技术和革新的品牌,这种追求不仅体现在更绿色,更环保,更体现在人文层面,一起来探讨未来城市是什么样的,要如何发展。这也同样是关乎情感与灵魂的话题。

可以说这点也是促成这次合作的基础,我们一起来探讨,在高密度的城市空间里面,人与城市的感情感受是否存在,人文情怀是否能够实现。